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的奇幻之旅 1-2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奇幻之旅 1-25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20-5-27 09:11 编辑   序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现象不是科学角度能够给出答案的,就如同我一年前经历病痛,在昏迷的七个月过程中,发生了一件至今无法解释的事……  我叫乔伟,今年29岁,是一个华侨富二代,而我却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籍,因为我爸妈在马来西亚华侨,在当地靠乳胶制品发家,因为爸妈和长辈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落叶归根,妈妈当初怀我的时候,就选择在祖国生下我,给我入了祖国的国籍,我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我却不是老百姓眼中的纨绔子弟,我留学回国时,24岁开始利用爸妈给的创业基金,开了一家风投公司,利用国内的大好市场,短短三年时间已经算是国内小有名气的投资人,事业算是有成的我,却让父母操心起我的终身大事。  其实,说实在话很多富二代都是形象顾问打造出来的公子气、时尚感;卸去那些皮囊还没有一般人长得好看,我就是其中这一类,我其实长相挺一般,就是凑合看,173的身高,在北京这个全国各地怀揣梦想聚集的城市,真的很不起眼,如果不是装扮出来的时尚气息和所谓奢侈品牌的效应,我相信没有多少女性会多看我一眼!!  出于对美好事物的向往,男人嘛,十个男人九个坏,还有一个老婆厉害在家待!我对我的另一半的要求很高,长得好看奶要大,身材比例要好人要乖,这都是实战经验累积出来的,我经历的女人包括交往恋爱的不下30人;我觉得那句话没有错,人美逼受罪,所以,这些条件累加在一起,我很难找到自己能成家的另一半,但是,也还是有希望的,至少当时我是这麽认为的!  直到28岁生日那天,我的几个同学给我举办了一场生日派对,一个全程独坐在角落的女孩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她整晚三个举动让我下定决心试试追求她;第一她整晚端着自己的杯子,杯子里除了啤酒外就是果汁,而且没让被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就连上厕所回来,她也把被子里的饮料或者酒水倒了;第二她因为外貌的原因,整晚被不少我的朋友同学和一些我朋友带来的男性搭讪,她虽然很有礼貌的和别人攀谈,但整晚就给了两个人联系方式,后来我才知道,这两个人都说了可以让她到公司面试工作,她才给的联系方式;第三带她来的姐妹,最后都有男伴带走,她非常尴尬的被她姐妹男伴落单的一个男性要求一起走时,发生了不愉快,她有些激动的快哭了,在我和其他人的调解下,她默默的坐在我的身边…  她叫李思雅,是财经学院刚毕业的学生,当时没有找到工作,因为闺蜜在北京做模特的关系,那天晚上来参加我的派对是有人出钱请她们来凑热闹,搞气氛的;她闺蜜说的又能挣钱、还能认识一些精英人士,这麽好的机会去哪里找?她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反正不行还能挣500块钱,何乐而不为!但是,谁知道,没有像她想的那麽简单,原来她就是做了陪酒小姐的勾当,还差点出了台!  那天晚上,我们后面聊了很多,她是山东青岛人,父亲是青岛本地人,是个初中的历史老师,母亲是江苏盐城人,因为当时在青岛念书,毕业后进了一家国企工作,经人介绍就和了他父亲恋爱结婚生子;所以她既有山东人的火爆身材,又有江南水乡的秀美面容,这也是驱动我追求她的一点;她身高虽然只有166,但是身材比例非常好,像是170以上身高才能拥有的修长美腿,圆翘的臀部,可能和她喜爱健身、瑜伽,打篮球有关;A4的腰在她贴身晚礼服的映衬下格外引人注目,腰臀堪称一绝,上身的丰乳,露出三分之一的乳球,这对丰乳放在这个小小的躯体上是有几分不协调,我当时甚至怀疑她是弄虚作假的效果,但这也足以让男人垂涎欲滴;她的长相属于可爱甜美,大大的眼睛高鼻梁,樱桃小嘴小脸蛋,眉毛修了一对韩式眉,中分披肩的直发也多了几分妩媚感;白皙的肌肤下感觉都闪着光芒,当时,近距离接触我都硬了,内心知乎完美完美…  那夜散场,因为我的解围,我们不仅留了联络方式,她也盛情难却的让我把她送回住的地方,和许多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一样,她住在五环外,从住我住的地方到她租的地方,快一个小时的车程,这还是半夜车少的情况,她却憨憨的笑着说不好意思给我添麻烦了;到了地方看着一栋栋高层住宅,密密麻麻的小窗户,这就是大多数年轻人所谓的合租房!  「乔先生,我就不请你上去了,因为我是合租的,还有其他的室友,今晚很感谢你帮我解围,祝你生日快乐,天天开心,我先走了,你路上慢点吧!」她轻柔温暖的说完,便转身要离开…  「唉~思雅,你等一下,今晚听你说了那麽多,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明天到我公司面试吧,地址回头我发给你!」我连忙叫住她说道。  「啊…乔先生,谢谢您,谢谢您…哈哈哈哈,太感谢了!」她在宁静的夜晚迷人的笑声如春风沐浴般直击我内心深处!  就这样,她被我们公司录取了,三个月实习期结束,她正式入职,因为一些风言风语她在快来公司半年的时间,给我发了一个信息…  「乔总,如果因为你的原因,我才拥有这份工作,我想我是时候离开了!」我看到手机上的信息,连忙给她回了个电话!  「思雅,怎麽了?」我开口问道;  「呜~~~乔总,是不是你为我开的后门?公司所有人都说,要不是你,我这个学历根本不可能入职;还在项目测评组工作,你能不能告诉我实话?」她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哭了出来。  「思雅,机会我是给你了,你应该想的是怎麽把握这个机会和平台,而不是想着别人怎麽评价你怎麽进的公司?公司有很多是我学校的学弟学妹,难道都是靠关系吗?你挣钱对得起这份工作和自己就行了,何必在乎工作怎麽来的?况且我们也没什麽?难道你要像他们说的发生点什麽?你才心里舒服些吗?」我安慰着她,也不时试探着。  「去…去你的,我才没有,呜~~是他们说得太难听了,而且还说我是老板安插的眼线,很多事不敢让我做,生怕我背后告状,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废人一样!」她边哭边说着。  「咳~有些人想偷懒还没办法,你想那麽多干嘛?这样吧,我和你们部门的主管说一下,一视同仁,到时你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你自己也知道你们部门工作量,到时你又说累死你要辞职,我可是要翻脸骂街的,你再换个角度想想,你现在为了这些风言风语,没边的话离开?一个月20000工资的工作你去哪里找,这都不包括年终奖和福利;你们项目测评,跟进风投成功,还有回报占比提成,你先考虑一下自身的生活质量是否得到满足,人言有那麽重要吗?况且你又没和我有什麽见不得人的事?你为了一些不相干的人说些乱七八糟不存在的事,丢了这麽好的饭碗,去找一个5000- 6000的工作吗?我可是不止一次看到现在有人开始打车上班,开始背名牌包咯…嘿嘿嘿」我开始打趣的揶揄起她!  「乔总…哼,你怎麽那麽閑啊,观察人家这些小细节?我……我买那个包是第一份工资给自己的奖励,打车是……是早上起晚了,也不是经常,哎呀,我住的太远了……」她解释着…  「太远?那住我家吧,我家走路才要十五分,怎麽样?」我打断她单刀直入的问道。  「乔总…你……你再这麽说没边的话,我挂了,一点老板样都没有?」她语气并没有拒绝的意思!  「思雅,我们公司没有规定不能同事之间恋爱,而且你看我又是单身,追求你也是正常的啊!」我继续紧迫的说道。  「乔总,我……我有什麽好的,你……你……那麽优秀,一堆漂亮、门当户对的女孩等着你,我……我……哎呀,不说了,我回办公室了,谢谢你开导我!挂了,拜拜拜拜!」她紧张害羞的回完我的话,直接挂了!  我开心的从位子站起来,我想着自己有戏了,我给她的主管打了电话要他一视同仁,别搞什麽特殊化,就这麽一个月过去了…  我和她开始联系多了起来,她也渐渐的开始了加班的节奏,好几次下班我也趁机送她回去,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近了不少,就在她加入公司一年的日子,我给她办了一个入职一周年纪念……                (1)  那晚我们在一家高级餐厅吃了一顿烛光晚餐,然后到了一家朋友开的私人酒庄喝了三瓶红酒,我和她在回我家的路上动情的吻了起来,这几个月虽然她知道我喜欢她,但是,我们并没有实质性的发生任何事情,连手都没有牵过,这一夜我们省略了恋爱的所有过程直接到了亲吻……  到了我的家里,我们从玄关处又开始拥吻起来,我的手开始不知觉的伸进她黑色小洋装的裙底里…  「Jeff,别……我们是不是太快了?」思雅突然恢複理智的制止了我的手…  「思雅,我…我是真的喜欢了,我不是玩玩的,放心……」我说完又开始亲吻起她,她又一次迎合我的嘴和舌与我搅动在一起,可手还是没有放弃抵抗,而我也转换进攻方式,直接环抱着她,不停揉摸她的翘臀和背部,并不时用已坚硬无比的下体顶着她的阴部。  「啊……不行了……你别这样…我…受不了了……唔……」她的表现让我深刻理解到那句话,男人喝醉就尿;女人喝醉就要的真理,在酒精和情欲的双重刺激下,她开始放弃了内心和行动的抵抗。  我的手直接伸到了她的内裤里面,我用手指感受着她阴户的形状,她的阴户已经湿润得不行了,黏黏糊糊的淫水一下就湿了我的手指,她被我手指滑碰到阴户、阴蒂还有肉穴口的刺激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我知道机会来了,我把她抱了起来,来到了房间,粗暴的扯下她的内裤,褪去她的小洋装,她下身修正过的倒三角形阴毛,可以看得出她的阴毛属于量很大的,整个阴户的形状就如同生蚝一般褶皱的层次感令每个雄性立马有提枪入洞的沖动,厚实的外阴唇、立起微翻的小阴唇、肉眼可见隆起的阴蒂,因为情欲兴奋而不断扩张的尿道口,还有不断朝外流着淫水的阴道口,整体色泽便淡红色,连接下还有平整没有息肉的菊花都是淡淡的颜色,我吞了口口水,在看到她上身还被胸罩包裹的巨乳,平躺的她,胸前被胸罩聚拢的效果格外引人注目,真如一对肉山一般,我迫不及待解开,她害羞的本想制止,却还是放弃,看到巨乳真容,我下体更硬了,被胸罩聚拢的效果再得到释放后,两颗绵软如碗妆的乳球垂于胸前,硬币大小的乳晕、指头大小的圆扁乳头,红红的让人立马起来吸吮的欲望,她的巨乳和她的长相真的不搭嘎,甚至有点突兀,虽然生日会我知道她有料,却没想到是那麽大一对肉球,而且正好是我最爱的绵软的球乳,并不像那些完完全全如同假奶一般的躺下去都不会塌的坚挺玩意儿!  我开始褪去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14公分,黄瓜大小的阴茎,我的阴茎形状是龟头尖小慢慢变大,所以我以前帮几个女友破处特别轻而易举,因为割了包皮的原因,现在的马眼处已经不停滴出了前列腺液,她看到后有些害羞的闭上眼睛…  「思雅,你不是第一次吧?」我用手指拨动着她乳头问道。  思雅咬着嘴唇,摇摇头,因为情欲的驱动,我直接就压在了她的身上,手扶阴茎,在她阴户外部滑动几次便急不可耐的腰部发力向前拱入…  「喔~~好暖啊……」我情不自禁的发出感叹,不夸张的说思雅的肉穴能排在我操过的女人里前三,紧实、湿滑、阴道肉壁的包裹感太舒服了!  「啊~~你~~啊~~你~~怎麽就进来了~~啊~~戴~~戴套子啊!啊………」思雅羞臊的边呻吟边说着…  「喔~~好爽~~戴那个干嘛!我要娶你的…我要娶你的!!」我说着边用力抽动起来!  「啊~~你~~谁嫁~~你~~啊……别太快……啊……啊……受不来了……啊……」思雅开始抓挠着我的背和臀部,呻吟声也越渐高亢!!  可能因太久没做,也可能是她阴道太舒服,我大概抽查了五分钟就射精了,我用力的插到最里面喷射出来,我都感觉好几股的精液喷动着…  我整个人压在了思雅身上,她揉摸着我的背,抚顺着我不安的灵魂,此刻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温暖的感觉!  「思雅,我说真的,要不我们结婚吧?我真的发现自己很爱你,有种离不开你的感觉了!」我太起身子定睛看着她,她情欲未散潮红的脸蛋格外迷人!  「哪…哪有人…这种情况下求婚的啊?你……你真的太搞笑了,起来,我要洗澡去了!」她害羞的推动着我。  我从她身上起来躺在了床上,她用手遮挡着下体,下床走进了主卫,我休息了快五六分钟,我也进入了卫生间……  那夜我们做了四次,每一次我都射进她体内,也从那晚开始她退租搬到我家,两个月后,我们就结婚了……  幸福的二人世界才过了两个半月不到,因为一次的突发心脏病,我在办公室昏倒被送到医院,就在此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我被电击除颤时,我仿佛灵魂出窍般看到了躺在急救床上的自己,被医护人员抢救着,我那一瞬间以为自己快死了,难道这就是所谓了鬼魂?  「林医生,患者心跳81、血压91,恢複正常。」一个女护士对着刚才还在电击的主治医生说道。  「撤除颤仪,注意观察心跳血压,总算救过来了,要不外面这阵仗非得把我们撕巴了不可!」主治医生揶揄的说道。  我还在好奇,既然我没死,那现在我算什麽?游魂还是幻觉?  「我出去和患者家属说一下,你们準备帮他转重癥,接下来看他的意誌力了,缺氧那麽久!」医生交代着急救的医护人员。  我看着医生走出去,我也跟着出去,我根本没想自己会不会看到光灰飞烟灭这些电影情节,他推开门,外面除了思雅、还有风尘僕僕的我爸妈和思雅爸妈、几个叔叔姑姑、我几个堂兄弟姐妹、我的朋友和单位几个主管部门负责人,乌泱泱快三十多号人,思雅和我妈妈、岳母,几个女性长辈都哭红了眼,思雅看到医生出来,急忙在我岳母的搀扶下沖上前…  「医生…我……老公怎麽样了?」思雅语带嘶哑的问道。  「病人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是,由于抢救时间过长,而且缺氧时间也不短,术后能不能苏醒或者醒过来对智力有没有什麽后遗癥,就要看患者自己的意誌力了,这几天现在重癥监护室观察,没有大问题就转病房,你们家属去交一下费用吧!」医生说完,思雅和亲朋好友道谢后,脸上并没有过多的喜悦,而是多了几分愁云!  「乔仁君,怎麽办咯?我们儿子醒不过来,我也不活了…呜~~~」我妈妈哭着摇晃着我爸!  「别哭啦,哭有什麽用,救回一条命不错了,有机会嘛,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会保佑阿伟平安渡过这个劫难的!!」我爸说着边转动他手中的手串!  我拼命的喊着爸妈和思雅,我甚至抱着他们,都如同电影桥段般穿过他们身体,我现在唯一确定的是我不是做梦,这就是当下发生的事,我被推出手术室,思雅和爸妈、岳父母急忙上前,护士劝阻着他们,我看着自己被送进了ICU,他们隔着玻璃门看着我,而现在的这个他们都看不到的我,却慌张了起来,我不知道开高兴还是难过?看着病榻上的自己,是死不了了,却也不能马上活过来,这种煎熬让我焦虑难受,看着门外的亲朋好友一个个的散去,只剩下岳母和思雅、我爸妈;就这麽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一天…  「你们在这等着也没用,每天只能一个人进去5- 10分钟,在这样你们也坚持不住的!」一个小护士对着已经憔悴不堪的他们说着。  「爸妈,你们先回去,我在这里陪乔伟,我能行!」思雅倔强的说着,却在站起来的一瞬间突然倒下!  我下意识想去接,蹲下身子的我,她却从我的双手穿过,被爸妈急忙驾住了她,急忙招呼着医生…  思雅被护士和爸妈转到了急救室,医生给她诊断了,有点虚脱,输了休息一下,等醒来吃些东西就好了!  「亲家啊,你们劝劝思雅,别挺着,别里面乔伟还躺着,这又病下一个!」我爸背着手说道!  「诶,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陪着思雅!」我岳母对着爸妈回複道,不时摸着思雅打针点滴的手。  「我在这陪你吧,亲家,有个伴,轮流休息着!」我妈示意爸爸先走,她留下来!!  就这麽爸爸离开了,只剩下岳母和我妈妈陪着思雅,我心痛的看着床上的思雅,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红肿的眼睛虽然闭着却不时有一两滴眼泪流下来…  在妈妈和岳母的轮流休息照看下,思雅差不多五个多小时才睁开眼,她醒来第一句话就是问我醒没有?妈妈和岳母都摇摇头,她又默默的流下眼泪。  在接下来的黄金72小时里,我还是没能醒过来,医生嘱咐着思雅和爸妈,可能做好最坏的打算,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妈妈和思雅哭成泪人,爸爸却不停叹气…  因为我的各项指标正常,转到普通病房,因为钱和关系的原因,爸爸想办法要了私人单间。  在我病倒的第十三天,这天爸妈一早来到了病房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