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约定的梦幻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约定的梦幻岛
 咕噜……咕噜……,这是什麽地方,我是谁,这是什麽声音?面前的是什东西,什麽是农场,什麽是食材,爲什麽这些人长得这个样子,和那个看上去就很格格不入的女人长得不一样……妈妈?。旁边这个大大的东西显示的是什麽,是什麽新奇的东西吗?  M.……I ……N ……D …… C……O ……N ……T ……R ……O ……L ……  我是被抱起来了吗。等等爲什麽我会感到耳朵疼痛,好痛好痛,我不要这麽痛不要啊「我不要啊!」黑发的少年猛地从床上惊起,洁白的衣衫被大量的汗水浸透,心髒蹦蹦的仿佛要从胸腔中跳出一般令人喘不过气,我慌忙的张开了眼,口裏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四周望去是漆黑的一片,隐约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溜出来,微微照清周围的景色。手上紧攥着的是白色的被褥,周围是兄弟姐妹们细微的呼吸声,独身坐起的我宛若一个异类,与这安详的气氛格格不入。  「噩梦吗」我撩起额前的刘海,也被汗水打湿了吗,又回忆起小时候的画面了。真是让人难以逃脱的地狱啊,一排一排的兄弟姐妹被挨个印上条码,装入追蹤器,就像是一批批待宰的家畜一样。  不,我轻轻一笑,我们就是家畜啊,毕竟,这栋房子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厂啊。真是讽刺,可能唯一不是孤儿,被妈妈伊莎贝拉生下的我,确对亲生的妈妈的身份再了解不过,这就是命运吗?正当我自怨自艾时,脑海中闪过的那道画面出现在我的面前「MINDCONTROL 」这是什麽意思,爲什麽我唯独对这串字母特别在意?陷入沈思的我咬着指甲,对这始终铭刻在心头的文字産生疑惑。算了,反正这条生命也只能活到12岁,不如就随着自己的想法做些事吧。我推开门户,点亮油灯,朝着图书馆慢慢走去。  「MINDCONTROL ,催眠术,有意思」看到文献上面的一些资料,我不禁对这新奇的知识感到好奇,「如果运用得当,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思想,改变人的思想。」这句话宛若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海,让我想到什麽了东西。虽然我很想继续了解下去,但是工具和书籍的缺乏让我无能爲力。突然,我想到了那些被出货的兄弟姐妹,那种明知道他们是羊如狼口,自己却依旧微笑的祝贺的虚僞的模样刺痛了自己的心。呵,反正是已经是一副沾染罪恶的身躯,那爲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通过出卖兄弟姐妹换取利益也不算什麽事,对吧?被黑暗笼罩的图书馆,唯有那微微摇曳着的烛光照亮黑发少年所处的空间,忽暗忽明的灯光,好像少年那脆弱的内心,即使被黑暗包围,仍然渴望着不知爲何的希望。                两年后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小鸟清脆的戏耍声环绕着绿茵,今天也是个晒衣服的好天气呢。伊莎贝拉看着窗外的好天气,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好起来,这裏有自己心爱的孩子们,自己含辛茹苦照料成长的孩子们。看着门前草地上嬉闹的孩子,伊莎贝拉感到发自内心的喜悦。柔和的目光缓缓的扫过每一个孩子嬉笑的脸庞,然后在那个总是安静地坐在大树下,默默阅读着书籍的黑发少年面庞上停下。不知怎的,明明孤儿院有这麽多可爱聪明的孩子,自己唯独对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孩子十分关注。  「因爲,是自己的骨肉吗」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尽管裏怀孕时已经相隔11年之久,但每当那个黑发少年时,伊莎贝拉总会看到一种难言的悸动。纵使自己再怎麽对孩子们全心的付出,但对自己的骨肉,自己的血脉,自己的孩子,总是有一种难言的割舍。  再过两年,你也到了出货的年纪了吗?虽然对于自己的孩子也要出货感到悲伤,但长年的经验已经能让伊莎贝拉克服自己的心理,毕竟,这如此残酷的世界,这些孩子是无力反抗的,就算想要逃跑也只能体会到自己当时面对悬崖的绝望,那麽,至少让你在出货之前幸福快乐的成长,是我对你最大的帮助了。  长时间的注视似乎是引起了少年的注意,少年站起身走过来,仰视着面前的妈妈,问道「怎麽了妈妈,有什麽事吗?」  被打断思绪的伊莎贝拉回过神,看到面前一脸疑惑的少年,莞尔一笑,解释道:「没什麽,只是想到不知不觉间,雷你也有10岁了呢」  直视着那双美丽的紫罗兰眸,那发自内心的温柔让我感到一阵温暖,是啊,再怎麽说,她也是我的母亲。然而,我内心的温暖,注定不能停留「再过两年,你也到出货的年纪了」似乎是感歎,似乎是歎息,又似乎是期待,冰冷的话语将我带回现实,是啊,毕竟,她是「妈妈」,而我,是货品啊。不过长年戴着的假面掩盖着心中的冷笑,我表面不动声色,继续虚与委蛇「两年吗,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啊,对了妈妈,我上次拜托你要的东西呢?」  「那个东西,总部好像批準了,就在我的房间裏,晚点你去我的房间裏拿吧」  是吗,那麽我的计划也终于能够实行了!  「好的,我待会去你房间拿」说完我便掉过头坐在大树底下,垂下头看着书。伊莎贝拉却没看到我那张被刘海遮盖的脸庞,早已裂开一道诡异的弧线。  晚上,我拿到心意的物品,从妈妈的房间裏走出来,然后走回自己的房间,一路上我都有些难以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激动。终于,计划能开始实施了!  我从中箱子裏取出了一个瓶罐罐,这是一种药品,常用于一些化学的药品配置,这也是我能申请到的原因,毕竟如果是太贵珍贵的药材或者是明说能影响人的神智的物品必然不被允许还会引起对方的疑心。没错,我要制作的正是蒙混神智的药!因爲自己怪异的症状,我是唯一一个了解到外面世界和自己身份的孩子,当初记住了母亲怀孕时爱哼的曲子直接告诉了伊莎贝拉自己的身份,也正是基于我这个原因我才和妈妈达成了协议。我帮助她领导孩子,而她则帮忙隐瞒我知道真相的事情并且在力所能及的範围内给予我一些奖励。所以这几年在不断出卖兄弟姐妹的同时,我分批次每次要了很多其他杂碎的东西暗暗的把素材都给收集齐全,到了今天,满足配药的材料就全部凑齐了!至于你说我爲什麽知道药物地配方以及怎麽使用,不得不说这也是偶然吧,在我仍是婴儿时我看到了屏幕时的那串字母,当时我虽然看不懂,但是还是把他们全部记下来,而且长大后通过学习,发现那是一种辅佐精神安定的药物,怕的就是有些「妈妈」或者「修女」在分娩的过程中反抗太过激烈,或者是触碰到了一些内心创伤变得癫狂,毕竟每一个「妈妈」「修女」都曾了解真相,一些心理创伤可能会突然爆发,这种时候就需要药物来辅助。而我有一位「修女」当时挣扎太过激烈打翻了数只药剂,又处于分娩的关键时刻,当时的看护人员无奈下只好现场配备,而这一切都被我看在眼裏。加上我从一些书籍上学到的知识,可以说我现在完全掌握了药剂的制作以及使用流程,催眠的準备已经完全準备好了。  「既然注定是要提早完结的生命,就让我用世间最邪恶最下流的行爲来回馈这个世界吧,这也是对你的报恩啊,我的好妈妈,伊莎贝拉」清秀的脸庞裂出邪异的裂缝,宛若厉鬼的嘶吼磨牙声在空旷的图书馆内回蕩不已,外边的天似乎也感应到了这纯粹的恶意,漆黑的夜晚突然刮起大雨,一阵雷电如野兽般在空中嘶吼,一刹的光芒照亮了雷手中握着的本子「伊莎贝拉母畜计划」  突兀的雷声也惊扰到了房内的伊莎贝拉,看着窗外游动的雷云,伊莎贝拉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悸,美丽的面庞划过一丝不解以及忧愁。「雷云密布,有种不祥的预感,希望不会影响到明天的交货。」  第二天早晨,在例行的早餐后,我回到了图书馆,基本上在整个孤儿院,图书馆是我最长呆的地方,也差不多算是我的基地了。我拿出先前找伊莎贝拉要的材料,打算制造一个简易的做咖啡杯的装置,这也是我计划实施的第一步。毕竟妈妈受到过专业的训练,而且我的身体发育也还未完全,想要强行制服妈妈无疑是不可行的,而我平时在孤儿院的表现比较冷僻,装作热心给妈妈倒水之类的也不合适,要是叫兄弟姐妹们去递自己也不放心,想来想去还是用制作咖啡的借口来实施计划。其一,可以用我第一次试验做咖啡,想让妈妈品尝下味道这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让其服下。其二,我配置的药剂顔色并不是无色的,咖啡深沈的顔色也有助于掩盖药水本身的顔色。迅速的操作一遍,确认了流程没有出错,我清洗了一下道具,把每个物品都放置好,深呼了一口气,就待今晚了!   伴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黄昏的玉霞逐渐笼罩住了欢声笑语的孤儿院,伊莎贝拉看着逐渐下落的太阳,想到该準备晚餐了,于是拍了拍手,朝着孩子们大声的喊到: 「孩子们,过来集合,我们回屋子裏休息了」「好」我在队伍裏,看着一脸认真点着孩子的名字的妈妈,心中不禁涌上一股火热,眼光不断的在妈妈身上来回扫视,那丰盈的胸部高高鼓起,火辣的身材即使是保守的围裙也难以遮盖,那对乳房,如果被我肆意揉捏应该是十分柔软吧,还有那个平时和蔼的脸,不知道在淩辱和高潮中会不会变得丑陋和下流呢?那具优美的女体,如果被当做母狗用来淫虐骑乘相比一定会很爽吧。沈浸在自己的脑海幻想中,我仿佛与现实完全隔离,心头的炽热呼唤起我的下半身,远超同龄人快有成人大小的肉棒高高的耸立着。  「雷,雷,怎麽了?没听到我说的话吗?」这时,知道伊丽莎白走到我的面前,轻拍了拍我的脸,我才从意淫的幻想中清醒过来,看到妈妈那张贴近疑惑的脸颊不禁被吓了一跳,连忙掩饰到:「没什麽,在想晚上该做什麽口味的咖啡」  「阿拉,是这样吗,雷的话一定可以,就放心做吧」听到我的话,觉得自己应该给予孩子一点鼓励,伊莎贝拉笑眯眯的说到。  看着转过身走进房门的妈妈,我的视线仿佛能透过那层深蓝的布料,直视到那两瓣浑圆抖动的臀肉,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不行,不能这麽失态,要忍耐,在心中再三告诫自己后,我重新振作起精神,大步走进房子裏。  吃完饭后,我端起装着制作咖啡的器材走进妈妈的房间,刚刚看了她还在厨房裏洗碗,估计我这边搞得差不多了妈妈也差不多洗完碗进来了。我熟练的搭好架子,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一瓶稍带蓝色的药剂,这是今晚的关键,我小心翼翼的用滴管吸了几滴。不过这个剂量对于成人来说会不会不太够?毕竟我也是凭着记忆配出来,对于当时那些人注射的剂量也不是特别清楚,要是效果不够让妈妈挣脱出来那也是一个大麻烦。想到这保险起见我还是决定多加一些,直接把将近三分之一瓶都给倒了进去。正当我倾倒药剂时,房门突然打开了。  「阿拉,雷你已经进来了,在做什麽呢?」  「没什麽,只是在加配料而已」  「配料?哦那个空瓶子啊,你做个咖啡还真是步骤多啊」看到桌面上大大小小罗列的瓶罐,伊莎贝拉无奈地笑着。  「是啊」黑发的少年沈默的回应道。  「妈妈,咖啡煮的也差不多了,不如你现在就品尝一下吧」  伊莎贝拉看到面前热腾腾的咖啡,想到自己这一生好像还没喝过这种东西,心中也觉得有些新奇。尝尝味道也不错!   看着眼前黑发少年期待的眼神,伊莎贝拉点了点头,「好吧,那麽,谢谢雷」   小嘴轻轻的吹了一口冷气,美丽的妇人细细的享受着手中的咖啡,在口中最后一滴咖啡滑入喉中之后,伊莎贝拉才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回味着刚刚口中的滋味,有点苦涩,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口中竟会感到一股甘甜,真是神奇的饮品啊!挽着头发的美妇睁开那对诱人的紫眸,弯出一道动人月牙,一脸满足的对着面前的少年夸赞道: 「谢谢你雷,你煮的咖啡非常好喝哦。」不过喝完之后,身体感觉有点疲惫啊,爲什麽呢?难道是今天太劳累了?  「嗯,妈妈你喜欢就好,我把设备收拾一下,清理干净后就回去睡觉」  「嗯,晚安雷」感觉眼皮有点沈重啊,是因爲刚刚喝了咖啡的缘故吗?原来喝完咖啡是这种效果啊。好困「嗯,晚安妈妈」  「嘭」刚刚还精神抖擞的美丽妇人,突然昏沈跌坐在木桌旁,握在手中小巧的杯子也跌落在地上,徐徐的转动。  黑发的少年转过身子,看到昏沈的妇人,试探的叫了几声,在没得到任何回忆后,连忙捡起地上的杯子。  「妈的,居然一点都不剩」看到干净见底的杯底,我不禁愤怒的叫了出来。愤恨的看向陷入昏睡的亲生母亲,抓着她的衣领狠狠地扇了两耳光。  「你是母猪吗,居然一口气喝那麽多,胃口怎麽这麽大啊!」天见可怜,伊莎贝拉明明是爲怕剩下咖啡会打击少年的信心才全部喝完,要知道平时的伊莎贝拉可没这麽大的胃口。  似乎是刚刚拉扯的太过用力,那洁白整洁的衣领都被扯开了一点,露出了被包裹在其中的乳肉。  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帘的那抹雪白,我的视线不由得被其牢牢吸引住。明明只是一块白皙的脂肪堆,爲什麽会如一块磁铁一般,让我的目光宛如无法转移。我伸出手摸向那抹雪白,柔软!这是第一时间在脑海闪过的词语,这种温润的手感好像一块尚有余温的牛奶块,细腻中又带着十足的弹性。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触摸的更多,了解的更多,粗暴地将妈妈那胸前的衣襟彻底扯裂,露出那对被胸罩包裹住的丰乳。胸罩的顔色和妈妈平时穿戴的围裙款式一样,都是干净的白色,没有什麽秀丽漂亮的花纹,但是看上去确是十分合眼。不过这对我而言十分新奇的胸罩并不能吸引我的注意力,我的目光全在那被胸罩牢牢保护住的乳球身上,这样丰满的乳房如果全抓在手中会是怎样的一种享受?我的脑海中被这淫欲的想法充满,直接伸手就想把胸罩给扯下来。可这看似脆弱的防护此刻想白色的骑士一样奋力阻挡着我的袭击,我连续拉扯了几下都没办法取下来。  「妈的,怎麽会扯不下来?」怒火中烧让我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宽大的胸罩被我整个抓住,用力之下居然连带着妈妈的上半身都被我扯过来。卧槽!成年人的体重直接将我压倒在地上,纵使隔着一层布料都能感觉到妈妈那丰满的双峰重重的压在我身上。我奋力的从这相对我而言高大的身躯下抽开身,猛然发现那被我扯得带子有些松垮的胸罩居然在背后有一个卡扣,怪不得我刚刚死活解不开。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是第一次碰女性的胸罩,我的手却仿佛天生知道该怎麽做一般,轻而易举的就将胸罩解开, 「咔哒」随着一声脆响,那死死纠缠我的胸罩终于无力的落下来,露出被其拼命保护住的雪白乳球。我将妈妈翻过身,让她仰躺在地上。随着身体的翻动,那对我朝思暮想的乳球第一次完整的展示在我面前。丰满的乳球呈现一个完美的半球,宽大的乳根使其那对看上去就很宏伟的硕乳即使是平坦着也保持圆满的半饼形状,从我的视角看下去就好像在妈妈的胸前长了一对雪白的乳瓜,一股发育成熟的雌性气息扑面袭来让我不禁有些口干舌燥。不过,这极显妇人熟美的丰盈乳瓜却长着一个与之完全不相匹配的可爱瓜蒂。在那宛若凝脂构成的两片乳洋中,却浮着着一对绯红色的小岛,小巧的乳晕在那宽大的乳房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如此娇嫩小巧的乳晕居然出现在一个已近孕育孩子的少妇身上,更显得格外淫糜。  我伸手抚摸了下那小巧的乳首,光滑的触感让我的掌心十分享受。  「奇怪,好像少了点什麽,跟艾玛的摸上去感觉完全不一样啊」好像缺了什麽东西的想法弥漫在脑海中,当手指划过乳晕中央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原因。我露出了邪笑。  「原来你在这裏!」只见我手指像乳晕捅去,修长的手指居然直接插进了乳肉之中!  「嘿嘿。没想到平时庄严和蔼的妈妈,居然长着一对含羞带怯的羡慕乳头啊!」我手指用力,强行将那对掩藏起来的粉红小巧乳头扣出来。仿佛是圣代雪糕上点缀的樱桃一般,终于,妈妈那诱人的乳房第一次展现在我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熟悉的乳头,小时记忆的我让感觉到一种亲切感,嘴巴含住那娇俏的奶头,像还在襁褓裏的婴儿时吸奶一般,舔弄着嘴中的樱桃。不过毕竟已过了十年,不管我怎麽吮吸,甚至是刻意用牙齿撕咬,那红肿的乳头也难以出奶。一股暴虐感逐渐涌上了头脑,我一直揪住两只挺立的奶头,另一只手大大张开,狠狠地扇在妈妈的乳肉上。  「你这只贱畜,口长这麽下流淫贱的大奶子,居然连奶都出不来,你说你有什麽用?」我狠狠挥动手掌,爲发育完全的小手此刻却成了惩戒的利器。兇狠的掌机的击打在那面积巨大的乳肉身上,受力面积的狭小提高了乳肉的疼痛感,往往不到几下一片乳肉就会肿的通红,而每当一块乳区被扇红之后,我的魔掌总会迅速地移到下一块乳区继续攻击,不到一会原来水灵丰满的一只乳房就被我扇的红肿不堪,皮开肉绽。持续的痛感即使是意识昏厥的伊莎贝拉也难以忍受,秀气的眉毛痛苦的褶皱,看上去尤爲可怜。但现在的我可没有任何同情心,不如说的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这种肆意複仇的快感让我舒畅不已。我换了只手继续揪住那已近肿大的乳头,另一张也狠狠开弓,打的另一半奶子乳肉纷飞,乳波如浪,清脆的巴掌声不断回响在封闭的密室中。  终于,在耗光了最后一丝体力后,我无力地跌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息,而面前的妈妈更是凄惨。一对雪白丰硕的美巨乳此刻想被人捏烂的水蜜桃似的,昔日弹性十足美妙无比的豪乳现在却伤痕累累,浑身上下都不布满着青红的淤伤,遭受酷刑的伊莎贝拉也轻微皱褶俏脸,对于昏睡中的她而言此刻好像做了一场可怕的噩梦,浑身颤抖不已。  过了一会,我恢複了少许体力,看到那轻微颤抖的生母,以及那红肿不堪的乳房,脑海中顿时一阵后怕。  「我,我刚刚做了什麽事,居然没有确认环境的安全,药效的作用就直接大打出手,万一妈妈突然醒来怎麽办」或许是平时极端的镇定让我过于压抑,在得到发洩机会的瞬间直接打消了我的理智,做出这种平时根本不可能会做出的事。好在,药效十分强劲,施虐时也没有其他的孩子进来捣乱,虽然药水一下子损失了,但目前的情况还在我的掌控之中!  我抚摸着妈妈柔嫩的脸颊,温柔的简直和刚才的暴怒的魔鬼判若两人。  「妈妈,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麽吗?」  「我和了雷的咖啡,然后感觉脑袋特别晕」  「那你有想过爲什麽会出现这种状况吗?」  「应该是雷在我喝的咖啡裏加了什麽药剂,可能是从平日裏拿的那些奖励裏面调配出来的」  不愧是妈妈,纵使我以往没做出什麽出格的事,还是从一些细小的琐事推断出了真相,不过现在陷入催眠状态的妈妈只是给任我蹂躏的美肉,连她的神智都完全由我支配!  「那出现这种情况是不是属于妈妈你的失职啊,毕竟身爲妈妈的你居然被孩子给算计了,身爲监视者的完全失败啊!」   伊莎贝拉那美丽绣眉皱出了一个美丽的弧度,确实,对于身爲第四工厂的 「主人」,管理这座农场一切的她而言,居然神不知鬼不觉被我暗算了,这确实是她的疏忽。  「是的,发生这种事确实是我的失败。」  「那失败就会有惩罚对吧」  「是的」  「那麽,从现在开始,你的惩罚就是作爲我,雷的性奴隶!」  听到这话,伊莎贝拉眉头皱的更深。雷成爲我的主人,我的孩子成爲了我的主人?一个母亲居然对他的孩子无限服从,奉他爲主?一个终究会出货的商品居然要奴隶监督他的创造主?逻辑上以及内心的矛盾让伊莎贝拉十分不服气,难以认同这个观点,浑身上下都在不断地抖动,好似随时都会从这玄之又玄的催眠状态中清醒过来。  看到面前反抗激烈的妈妈我不禁暗歎一口气,果然,没这麽容易就能达成催眠的状态啊。不过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接下来才是好戏!  「妈妈,你似乎很不服气啊」  「是的,虽然我很爱雷,但是我是他的监护人,也是这座农场的主人,我们之间的地位是不该调换的,这不符合常理,也不符合工厂的规定。」  看到伊莎贝拉即使处于催眠状态任然执着与规矩和我据理力争,我脑中瞬间有了思路。  「妈妈,根据你的经验,以往有出现过像我一样能做到暗算大人的孩子出现过吗」  「没有,总部的资料裏从未出现过。」  虽然不知道我爲什麽换了一个话题,但伊莎贝拉还是老实地回答道「那麽也就是,我其实是一个特例,还是从未出现过的案例,很有观测研究的价值对吗?」  伊莎贝拉思考了一会,确实,出现我这种状况的例子确实没有,爲了今后更好地管理农场我身上也具备着十分巨大的价值,想到这,她默默的点了下头。  「而你和我之间特殊的关系意味着即使我再怎麽挣扎,始终也在你的掌控之中对吗?」  「是的」  「那麽,在这种情况下,我无论向你提出什麽要求你都会同意,哪怕是你刚开始觉得很不合理,但因爲我这个人的特殊性,你只会将这些要求看作特意个体宝贵的实验数据保存下来,并不会深究这其中的合理性,对吗?」  伊莎贝拉顿时陷入思考之中,确实,我这种特例实在是太少了,不仅拥有最高级别的素质,还有着与其他孩子完全不同的特异性,这种孩子即便是带过无数孩子的伊莎贝拉眼中也是极爲罕见。再叫上我主动对她的示弱让她以爲纵使我再能折腾,也难以在第四工厂她的主场中闹出什麽大事,本就处于催眠状态大脑运转的就比平时要慢,加上我不断暗示主动权仍然在她的手中,此刻的伊莎贝拉几乎找不出什麽理由来反驳我。  看着逐渐沈默不再反驳,越来越进入状态的妈妈,我内心暗自偷笑,觉得进行最后一击!  「况且,我和你可是亲生的母子啊,与其他的孩子有天壤之别,即使是一时地位发生了改变,我又怎麽会对你做出不好的事呢?」  对啊,雷是我的孩子,我亲生的骨肉,即使他当初知道了真相也始终没有埋怨我报複我,我怎麽会担心他做出什麽坏事呢?何况惩罚只是在雷出货前的这段时间,完全不用任何担心啊!理性加感性的攻击,终于是攻破了伊莎贝拉的心防,成爲了压垮伊莎贝拉内心反抗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说的对,我应该接受惩罚,雷」  「不对哦妈妈,你该怎麽称呼我?」  「…… 主人」 看着终于被我催眠臣服的伊莎贝拉,我不禁大叫出声。终于!终于让那个平日裏高高在上,端庄豔丽的妈妈称我爲主了!  我看着面前的美母,眼裏充满了支配的愉悦。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面前的这个女人都将成爲我的玩物,我会在我有限的日子裏,给这具动人的娇躯留下这辈子都难以摸去的印记的,这就是我的报複,一个货品,一个家畜对着无情的世界的报複。  「好好期待着吧妈妈,不,伊莎贝拉,我的母亲!」